missleung5

【维勇】寻找失落之物(四)

小池不写BE:

我知道我又修仙了,马上就去睡觉!


前文点这里: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K带领着他们来到了一座独立的白色花园式小洋房,大门没锁,K一扭把手就把门推开了,打开灯后他们发现屋子里空无一人,看上去一片凌乱,餐桌上还有没吃完的三明治,但现在已经发霉变质,似是这家人匆忙收拾东西后离开了。


  维克托把勇利放了下来,拍了几下沙发,然后才让他坐下,向K问道:“这里安全吗?”


  “安全?现在D市已经没有安全的地方了。”K说着,环视了一圈,似在观察屋内是否还藏了人,或者是丧尸。


  “你说的没错,”维克托感慨地点了点头,“所以我想带着勇利离开这里去W市,那里是首都,情况一定比这边好。”


  “没用的,D市已经被完全封锁了,没有人能从这里离开,除非你能从坦克的炮火下存活下来。”K耸了耸肩说道。


  维克托和勇利浑身一震,惊惧地看着他。


  “你的意思是……”维克托艰难地说着,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


  “这里已经被放弃了,为了阻止丧尸病毒的扩散,联邦封锁了D市,凡是想从这里逃离的人都会被处决,所以对D市的幸存者来说,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被丧尸杀死,或者被军队杀死。”K淡淡地说着,语气中听不出他的情绪。


  维克托和勇利瞠目结舌,都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勇利颤着声音喊了一声恋人的名字,维克托咬着牙把他抱进了怀里,努力想平息内心的惊怒和悲哀。


  此时他深刻地感受到了,在这末世,谁都可能是你的敌人,谁都指望不了,只能完全靠自己。


  “或者……你们还有第三条路。”


  维克托抬起头看着他,隐隐猜到了他将要说的是什么。


  “成为强者,凌驾于丧尸和其他人类之上,活下去。”K慢慢地说着,每一个字都像巨锤捶在他们心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维克托蔚蓝色的眼眸渐渐沉静了下来,神色染上了一种万籁俱寂的黑暗,他不再是之前的那个还带有几分天真思想的20岁的年轻人了,这一刻,他真正体会到了末世的含义。


强者为尊,自我至上。


只不过他的“自我”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勇利。


他轻轻地抚摸着勇利的黑发,低声说道:“我会保护你的。”


勇利蹭了下他的脖子,认真地说:“我也会保护维克托的!”


维克托看着他稚气的少年面容,眼神温柔似水,笑着说道:“好啊~”


但其实他并没有把这话当真。


在他心里,勇利比自己小四岁,还是个孩子,仍处在无忧无虑的年龄,自己该做的就是替他遮风挡雨,不让他受一点伤害。


他没有想到,十六岁的勇利的决心和认真程度丝毫不输他。


在他没注意到的时候,少年已经从一株幼苗悄然成长为了不畏寒冬的年轻树木,最终会长成一棵几乎能触及苍穹的参天大树。


K打开了主卧和客卧的门看了一下,指着较大的主卧说道:“你们今晚可以睡这里。”


维克托点点头,说:“谢谢了,那你……”


他还没说完,K就说:“我睡沙发。”


“为什么?不是有客卧吗?”勇利趴在维克托的肩头上看着他。


K摇了摇头,说:“你们自己来看。”


维克托扶着好奇的勇利走了过去,然后两人都惊了一下。


客卧的床上……有一大滩血迹,还有凌乱的挣扎痕迹,昭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惨案。


这时一片寂静中三人听到了沙沙的声音,就像有人在用指甲抓门一样,听得人心头发渗。


“这是什么声音啊……”勇利忍不住抱住了维克托的腰,哆哆嗦嗦地问道。


“从阳台那里传来的。”K很肯定地说道,然后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


维克托和勇利也跟在他身后,勇利害怕地窝在维克托怀里,几乎是被维克托抱着过去的。


阳台和客厅交接处有一扇木门,中间有上下两格的大块玻璃,白天的时候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


然而现在天色已经变暗,外面黑乎乎的一片看不清,偏偏阳台的灯也坏掉了,仅靠客厅的灯光是无法观察到阳台的情形的。


三人站在阳台门处,抓门的声音愈发清晰,指甲与木门摩擦发出的吱吱响声令人牙酸,在寂静的夜晚更是让人心里发寒,恐惧感从脚底板缓慢爬升,心跳似乎清晰可闻,咚咚咚的声音震动着鼓膜,带来一阵心悸和恐慌。


K向门把手伸出了手,看样子是想打开门,维克托急忙喊道:“别开!”


外面很有可能是丧尸!


K转头看了他们一眼,说:“你们想晚上听着这个声音入睡?”


“但、但是……电影中这时候开门就肯定不会有好事发生……”勇利哭丧着脸说道。


K笑了一声,幽默地说:“不作死就不会死?是吧?”


勇利咽了口口水,点了点头。


“那么假设我不在,现在只有你们两个人,你们会怎么做呢?”K没有急着开门,而是向他们问道。


维克托和勇利都愣住了。


外面抓门的声音还在继续传来,像锥子一般刺痛了他们的神经。


的确,知道外面有危险的话,一整晚就别想睡好觉了,一直都得提心吊胆。


但是如果打开门,很可能会遭受到攻击。


两人矛盾地思考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K也不催促他们,靠着墙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大概五分钟过后,维克托像是下定了决心,说:“还是我来开吧,不过我需要一个武器防身。”


“不行!万一外面的是丧尸,维克托被咬了怎么办!”勇利焦急地说道。


“但正如K先生所说的一样,有这个东西在我们肯定睡不着的,与其担惊受怕,不如想办法除掉它。”维克托沉静地说。


勇利咬了咬牙,从维克托怀中离开,站直了身体,坚定地说道:“我来!”


维克托惊讶了一下,然后斩钉截铁地说:“不行!勇利离远一点,K先生,麻烦你保护下勇利。”


“维克托忘了我现在已经有异能了吗?而且是时间异能!只要用得好我们就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除掉那个东西!”勇利信誓旦旦地说着,棕红色的眼眸闪着坚毅的光芒。


维克托愣了下,也开始思考了起来。


“这倒没错……但是要怎么用呢?勇利,你知道吗?”


勇利皱着眉想了一会儿,不确定地说:“我也只是模模糊糊地知道是跟时间相关,具体要怎么做……”


“给你们一点提示,”K慢悠悠地开口了,“初级时间异能可以使异能者自身的时间倒流几分钟,也就是说不管受了多重的伤,只要没有立即死亡,都可以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中级可以跳跃到更久远的时间线上,也就是你们所说的时间旅行;高级可以加速或者缓慢他人甚至是整个世界的时间,举个例子,一天之内将一个幼儿催生成白发苍苍矣的老人,或者令世界无限接近静止;更高层次的……现在告诉你也没用。”


维克托和勇利听得都目瞪口呆了,面面相觑了一下,异口同声地说:“这么厉害?”


K很淡定地摊了下手,似是对这样的情形司空见惯了。


勇利的眼睛闪闪发亮,抓着维克托的手臂兴奋地说道:“维克托我好厉害啊!我的异能是时间异能真是太好了!”


维克托笑着应和了他几句,显然也在替他开心。


“你可别忘了,现在的你最多能使用初级异能。”K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勇利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有些尴尬地脸红了。


阳台外不知道是什么的生物仍在执着地抓门,K叹了一口气,像是放弃了一般,直接推开门一脚踹了过去,丧尸的嘶吼传来,然后是刀插入血肉的声音,很快又恢复了寂静。


K回到了屋内,把阳台门一关,说:“解决了。”


勇利:“……”


维克托:“……”


突然感觉自己纠结那么久毫无意义啊!人家几秒钟就把丧尸干掉了!


“K先生要出手的话就早说一声嘛,我还想了那么久,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勇利小声嘀咕着,没有意识到这话不该对一个值得尊敬的强者说——他下意识地把K当成了很亲近的人。


即使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你们难道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太依赖我了吗?”K的这话一出,维克托和勇利的心头一震,如梦初醒一般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虽然已经明确地知道自己该变强,保护所爱的人,但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向强大的K寻求庇佑了,这对于他们来说,很可能会成为致命的错误!


“虽然我的确说过我是来救你们的,但是我很快就会离开,以后的路还要靠你们自己走下去,你们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这点千万不要忘记了。”K说完后又去检查了下别的房间,确定安全之后对两人说:“你们吃点东西休息一下,今晚早点睡吧。”


维克托和勇利心里都有些沉重,默默地点了点头,维克托去烧热水和准备食物,勇利和K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相对无言,勇利瞄了K几次,终于忍不住问道:“K先生,你不把护目镜和口罩拿下来吗?”


K摇了摇头,说:“我有自己的原因。”


“但是黑色的护目镜……不会在晚上妨碍视线吗?”勇利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继续问道。


K抚了下眼镜,勇利突然觉得他这个动作很熟悉,然后听到K说:“这个是夜视的。”


“哦……”


勇利还想再问什么,K先他一步问了出来:“刚才的那个问题,如果我不在的话,你会怎么解决那个丧尸?”


勇利天真的神色渐渐退去,神情严肃了起来,悄悄地看了一眼厨房,确定维克托没注意这边之后,低声说道:“由我打开阳台的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杀死丧尸,如果被咬的话就把自己的时间倒流回几分钟之前,然后继续……这样几次之后总能干掉它的。”


K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似是感叹地低语了一句:“果然不管经历多少次,还是会这样想啊……”


“什么?”勇利没明白他的意思,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


这时维克托已经走了过来,K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吃完东西后维克托和勇利也累了,在K的建议下去泡了个热水澡,换上了今天从超市拿的新衣物,然后一起去睡了。


K独自一人躺在沙发上,关掉了大灯,只留下了一盏柔和黯淡的小灯,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维克托来到了他的身边,把一条毛毯递给了他。


“谢谢。”K出声道,低低的声音中有隐隐的温柔。


维克托看了他一会儿,之前的那种熟悉感再次在心头悄然盘旋,他又想到了之前的猜测——K可能是未来的勇利,心跳不由地渐渐加速。


“K先生,你究竟……”他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把接下来的话说出口。


“维克托,你该回去了,胜生勇利在等着你。”K答道,明显不愿意回答他的问题。


维克托顿时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泄气了,无力地点点头,转身走向了主卧。


然后他听到了一声轻柔的话语,心脏不禁一跳。


“晚安。”


就像曾经说过无数次一样,带着脉脉温情和柔软的情绪,让人感到一阵安宁的幸福。


维克托扶着主卧门框的手顿了一下,不由地回了一句:“晚安。”


然后他看向了已经钻进被窝里的勇利,少年闭着眼睛,软软的黑发散落在枕头上,带着几分稚气的脸庞看上去天真而美好,在听到动静的时候勇利睁开了那双棕红色的眼睛,望向了他的方向,眼中悄然泛起了温柔的涟漪,叫出了他的名字:“维克托。”


他的心里蓦然一紧。


这熟悉的带着眷恋的声音,跟K刚才的声音突然重合了。


他慢慢地走到了床边,躺了上去,把勇利抱进了怀里,悄悄地叹了一口气。


K,你究竟是什么人?真的是……勇利吗?


他思考着这个问题,低声和勇利互道了晚安——这声相似的晚安也让他更加怀疑了,在杂乱的思绪中,已经累了好几天的他渐渐地睡着了。


然后在半夜被尿意憋醒了。


他睁开眼,为了不吵醒熟睡的恋人轻手轻脚地下床,等踩到地上的时候眼前却恍惚了一下,差点跌倒,他赶紧扶住了床,定了定神后才向门外走去。


但还是觉得身体有点沉重,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他去卫生间解决完问题后,回来的时候又看到了睡在客厅沙发上的K。


K身上盖着毛毯,似乎已经睡熟了,昏黄的灯光笼罩在他身上,让他看上去也柔和了很多,不再像白天那个气势逼人的强者。


维克托看了他一会儿,控制不住自己的脚,再次向他走了过去。


越来越近。


维克托的心也加速了跳动。


他慢慢地将手伸向了K脸上的护目镜,只要摘下这个和口罩,就能知道K到底是不是勇利了……


然而当他的手要触碰到护目镜的时候,一双手突然伸出,牢牢地抓住了他的手,令他动弹不得。


“你……你醒了?”维克托有些尴尬地问道。


“维克托,夜袭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啊。”K说道,但是这次却没有故意压低嗓音。


所以维克托听到的,是熟悉的清亮中带点柔和的声音——勇利的声音。


他震惊地睁大了眼睛,然后K松开了他的手,叹了一口气说道:“果然还是骗不过你啊。”


接着,他取下了护目镜和口罩。


维克托怔怔地看着他,大脑一片空白。


眼前是一张比16岁的勇利稍微成熟一些的熟悉面容,那双棕红色的眼睛在温柔地注视着他,然后流露出了几分有些调皮的笑意。


“你好啊,我十年前的丈夫。”

评论

热度(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