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leung5

[授翻][维勇]UMFB&MHA 夙敌番外 Reunion 重聚

遥远地球之歌:

*时间线为夙敌第十四章结束之后,存在一定程度的剧透(不多,但是会有),没有看过原文的小天使可以存到全文完后看,更甜的,信我


*可以来微博找我玩!→微博




“维克托!”


维克托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他刚刚转过头,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就有一个人冲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


“勇利,”他低声说,将脸埋进了眼前松软的头发里,同样紧紧地环住了对方。他们这个姿势保持了很长时间,勇利才终于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一步,让维克托看清了他的脸庞。


“我以为你没法及时赶过来?”维克托惊讶的脱口而出,当然,他心中还是很为勇利的到来感到高兴的。


因为日本和俄罗斯的全国锦标赛时间不幸重合,自从巴塞罗那分别后,他们已经好几个星期没能见上面,只能通过skype和电话联系。他们已经约定好了,等维克托比赛结束,勇利就会过来找他,但维克托从没想过勇利会提前抵达。为了要赶上维克托的比赛,勇利一定是拿到金牌后就直接奔向机场,飞来了俄罗斯。


勇利尽可能快的赶了过来,就为了能亲眼看到他的比赛,这个念头让维克托的心漏跳了一拍。维克托的短节目已经结束,自由滑还没有比,然而让他想要为之滑这个节目的人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我知道,”勇利承认,脸上因为一路飞奔起了一丝薄红。在长时间的飞行后,他眼袋浮肿,一脸疲惫,但还是朝维克托露出了笑容。维克托看着他,忍不住的觉得他依然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


“但是我想见你。”勇利微笑着继续说。“比赛一结束我就尽可能快的赶了过来,本来都以为赶不上了,但你的冰场伙伴说你还没上场。”


“是还没有,不过马上就轮到我了。”维克托答道,环视了一下,对勇利提及的冰场伙伴很是好奇。他的冰场伙伴们大部分都四散在会场中,准备着自己的比赛,但几米开外,米拉正和一群女选手站在一起,在现场为他们加油打气。


感觉到维克托的视线,米拉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眼睛亮晶晶的,充满好奇。勇利羞涩的朝她露出了微笑。


“米拉发现了我,给我指了你所在的位置。”他转向维克托,解释道。米拉在他身后竖起了大拇指,其他选手在后面咯咯笑了起来。


“我喜欢他。”米拉朝勇利打了个手势,宣布道。“我们要留下他。”


因为某些原因,勇利在圣彼得堡冰场有很长一段时间名声都不太好,但是经过灾难般的前一年以及随后的真相大白,大家对他的看法都开始有所改观。这一次大奖赛决赛,谣言被彻底一扫而空,维克托收到了不少冰场伙伴的信息,都是来向他和勇利表示祝福的。


他一回到俄罗斯,就被他的冰场伙伴们连番轰炸,要求他把勇利带到圣彼得堡来。俄罗斯团队非常渴望见到真正的勇利本人,虽然维克托不想让他们的过分热情给勇利太大压力,但他也同样很想让勇利见一见他们。只要是和勇利相处超过5分钟的人,都会轻而易举的爱上他,维克托想要向其他人炫耀勇利,想要告诉整个世界勇利真正的样子,并且向他们宣告,他和勇利已经是恋人了。


看来,米拉已经主动对勇利采取行动了。虽然勇利听了她的话后非常的尴尬和局促,但仍然默默的露出了开心的表情。他曾私下里对维克托表示过担忧,害怕维克托的朋友会不喜欢他,然而维克托再三向他保证事实正好相反,他们一了解到真实的勇利是什么样的人时,就立刻喜欢上了他。如今,维克托非常高兴自己的话得到了验证,他希望全世界的人都了解到勇利是个多么棒的人。


 “维恰,你得准备上场了。”维克托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他转过身,看到了刚刚走进房间的雅科夫。


“啊,看来胜生先生到了。”他加了一句。维克托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在勇利和雅科夫之间来回看了几眼。勇利在维克托的教练出现时绷紧了身体,但在维克托的目光下,他强迫自己放松下来,脸上的表情也调整成了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样子。


 “你知道勇利要来?”维克托困惑的问。


 “是我安排人把他从机场接到这里来的。”雅科夫回答。“他的教练说他准备飞过来看你的比赛,我想我最好确保他能及时赶上。”


 “谢谢你,费尔茨曼先生。”勇利回答,仍然是一脸平静,但在说话的时候难以察觉的朝维克托靠了靠。“我很感激。”


当勇利和雅科夫面对面的时候,他们之间的气氛仍然有些紧张。在经历了前一年发生的事后,勇利只要和维克托的教练在一起,总会非常的紧张和不安,这也是可以理解的。除非必要,勇利总会避免和雅科夫见面,而实在躲不开的时候,都会彬彬有礼到令人费解的地步,以此做为面具,拒绝流露出任何软弱。维克托知道勇利和雅科夫在一起时仍然有些不适,因此总是尽可能的不让他们两人碰面。


而另一头,雅科夫一直都有些紧张和勇利见面,不过通常不会表露出来。虽然他已经向维克托和勇利都道过了歉,但勇利在他出现时总会面露不安,这个画面也被他看在了眼底。因此,他退回到了拘谨和礼貌的状态中,只要勇利出现,他都会主动保持距离。然而维克托很清楚,向勇利提供帮助、让他们重聚,正是雅科夫试图作出补偿,对他们的关系表示支持的方式。


维克托希望有一天勇利能够适应雅科夫的存在,不过即使现在他们只是浅尝辄止的接触,他仍然止不住脸上的笑意——他们两人都在做出努力,即使并不完美,仍然是一种进步。


 “你来吗?”他问勇利。勇利点了点头,跟上了维克托的脚步。两人的肩膀时不时撞到了一起,每一次细微的接触、每一个亲密无间的瞬间,以及所有人都会知道他们已经在一起的念头,都让维克托的心中浮现出了激动和战栗。


他永远都会感激上天的优待,让他能够和勇利在一起,能够让勇利爱着他,陪伴他。这些都是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但又从不敢奢想能够得到的东西。


终于,他走进了主会场,原本模糊的欢呼声瞬间猛增十倍,侵入到他们的耳膜中。勇利在突如其来的刺眼光线以及此起彼伏的闪光灯下轻轻眨了眨眼,维克托握住了勇利的手,手指彼此交缠在了一起。这既是沉默的安慰,也是无声的宣示。


勇利紧握了维克托的手一秒,然后放松了下来,和维克托一起走到了冰场边,等待上场。头顶的广播喊到了维克托的名字,他转过身,面向了勇利,看到对方正在朝他微笑。


 “祝你好运。”勇利说,往后退了一步,让维克托穿上冰刀。维克托穿戴妥当后,站直身体,再次看向了勇利。


他想要吻勇利,想要紧紧地抱住他,想要称他为自己的幸运符,想要在不得不上场前,用一千种一万种充满爱意的昵称称呼他。但是自从巴塞罗那的那个吻在Youtube上收获了上千万点击率,他和勇利就一直保持了低调的状态。虽然他们都沉浸在能够拥有对方的喜悦和幸福之中,并不在乎外界如何反应,但他们也从未讨论过在一起后,要在公众场合如何行动,因此,维克托不想太过冒进。


 “快去吧,维克托。”米拉提醒,朝着正在等待的评委们看了一眼。她与其他选手同雅科夫一起跟着走了出来,正站在场边望着他们。“我们会替你照看他的。有一些道歉我们得替大家传达,还有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也得问问他。”


“也许应该是我祝你好运才对。”维克托朝有些受惊吓的勇利逗趣的说。平心而论,维克托知道这样的场景听上去确实有些吓人,但他也知道冰场伙伴们如今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好意,这也是他们欢迎勇利加入这个大家庭的一种方式。


 “我说过他们真的很喜欢你。”他继续说,紧握住了勇利的手。“相信我。”


 “我相信你。”勇利回答,再次微笑了起来——这是一个独属于维克托的温柔微笑。然后紧接着,广播中再次喊到了维克托的名字,打破了两人的对视,让维克托不得不最终踏入了冰场之中。


他在冰上先滑了几步,然后又转过身,滑回到了将他们隔开的场边挡板旁,最后一次看向了勇利的眼睛。他并不想在刚刚重聚没多久就离开,但他已经没法再拖延下去了。勇利也和他想法一样,在挡板上倾身,再次握住了他的手。


会场里的声音依然震耳欲聋,观众们尖叫欢呼,反复高喊着维克托的名字。这是他的家乡,他的领土,所有人都深深喜爱着他。


但是当勇利握住他的手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让他怒意陡生,心中也尖锐灼痛的燃烧了起来。在不绝于耳的欢呼声下,有一众粉丝正一脸厌恶的盯着勇利,朝他发出了嘘声,虽然被其他声音所遮掩,但依然清晰可辨。勇利似乎也注意到了他们,转头看了过去,握着维克托的手收紧了。


维克托从来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和勇利的关系变化会让所有人都感到满意。大部分花滑粉丝都向他表示了祝福,这没错,但并不是所有人。很多年前,他和勇利之间的敌对关系就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控制,在粉丝群中不断滋生恶意和私怨,其中就有一些人对他们的偶像在伴侣上的选择感到非常不满。


维克托做了不少采访、声明,也在社交媒体上多次提过,说他不需要会说勇利坏话的粉丝。他还常常在网上对那些留言质疑勇利动机、认为勇利和维克托交往是别有用心的人展开驳斥,但即便这样,顽固分子仍然屡见不鲜。此时,正有一帮这样的人在维克托和勇利终于得以重聚的时刻朝勇利扔眼刀,打算毁掉这个本该是完美的瞬间。


这让维克托怒不可遏。他差一点就要开口驳斥、证明他们错得有多离谱,但勇利抢在了他的前面做出了回应。勇利朝那些粉丝抬起了眉毛,锐利的看了一眼,然后伸手抓住了维克托滑冰服的前襟,将他的身体拉低,吻了上去。


维克托发出了惊讶的声音,但很快就被勇利的唇瓣堵了回去,而他也饥渴的回吻了对方。勇利的手揪在维克托的表演服衣领上,不让他动弹,同时凶狠的吻着维克托,索取着他的嘴唇,很长时间都没有放开。当他们终于离开对方时,维克托几乎是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着,脸上毫无疑问的红了起来。


 “我想要让所有人都看到我的爱。”勇利对维克托说,一脸坚定。“我想要让整个俄罗斯,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一点。”


当他们接吻时,观众席上静了一秒,但很快就以更加凶猛的态势爆发了出来。粉丝们喝彩、尖叫着,中间夹杂了零星的口哨声,以此来表示对他们的支持。听到口哨,勇利的脸颊立刻泛起了红晕,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但并没有逃开,而是仍然将维克托抓在身前。


“尼基弗洛夫选手,能否请你赶紧上冰?”广播员说道,听上去有些恼火。


为了不过分挑战对方的底线,维克托终于滑离了场边,进入到了冰场中心,整个过程中勇利的视线一直跟随着他。刚刚那个吻所引发的肾上腺素在维克托的身体中奔腾,勇利在数以千计的观众面前毫不掩饰的宣告着对他的所有权,这让他高兴极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们一直对外界隐藏着两人的关系,如今他终于可以展现出自己的爱,也终于得到了对方的回应,这种感觉让他难以自拔。


他将这种感觉融入到了滑冰中,化入了每一个动作的骨血里。仅仅几个星期之前,他的节目还只是一个呼唤,一个恳求,一个希望勇利能够重新回到他身边,让他做出补偿,伴他身边的期望。


但是如今,它成为了一种庆祝。庆祝他拥有的一切,庆祝他们两个人共同拥有的东西,不再是充满悲伤,而是快乐、幸福,满是爱意和希望,同时混杂着突然涌上来的许多美妙情感。


勇利现在是他的了,而他也是勇利的。虽然他们的关系只是刚刚起步,虽然他们多年纠缠、彼此之间有许多误会,仍然需要好好斟酌该如何维持这段关系,但他们已经开始着手去了解对方,从空无一物开始建立起能够永恒的东西。


当他表演结束时,整个人都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情绪高涨的缓不过神来。他一放下结束动作,观众席上就立刻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和掌声,赞美和礼物铺天盖地的被扔了下来。维克托露出了笑容,朝他们挥了挥手,捡起了一些礼物抱在臂间,然后朝勇利所在的地方滑去。


勇利在观看维克托的表演时,一直和维克托的冰场伙伴呆在一起,但一等他踏出冰面,勇利就再次朝维克托飞奔了过去。


 “你太棒了。”勇利真挚的说。维克托克制不住的脸红了,他仍然没能习惯从勇利口中听到赞美和爱意,很有可能永远都不会习惯了。这种感觉让维克托几乎兴奋得晕眩,他再次吻住勇利,这一次没有持续那么长时间,但依然深刻真挚。


当他们分开时,雅科夫等在了一边,陪着维克托一起去了等分区。勇利在维克托所坐的等分区外等待着,维克托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几乎没怎么分心去看得分榜。当比分出炉,宣告维克托再次登上冠军领奖台时,勇利脸上的欣喜比得分本身还要让维克托高兴百倍。


 “祝贺你。”当维克托走出等分区时,勇利朝他微笑着说。维克托伸手,将两人的手指交缠在了一起,同时迈进了一步,与勇利紧密贴合。


 “但你在世锦赛上,还是赢不了我的。”勇利紧接着加了一句,看着维克托,露出了顽皮的微笑。他的语气中充满调侃,维克托笑了起来,心中的快乐几乎要破胸而出。


 “噢,那我们走着瞧吧。”


————————————————————————————————   




我是好吃的炸猪排盖饭,点我 


 


译者的话:就问你们甜不甜!

评论

热度(863)